仙尘碎梦 第一章 遗言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仙侠奇缘 > 仙尘碎梦 >

第一章 遗言

第一章 遗言

发表时间:2019-01-17 06:34:15 作者:总是很迷糊

道元一百五十年五月二十,阴。

雨方止,天空灰蒙一片,乌云欲散还聚,山野荒凉,冷风飕飕,

泥泞的乡间小路上布满了雨滴打下的细细水坑,却是没有一道行人足印。尽头处,绿竹随风,兀自摇摆,不经意间露出几片黑瓦。竹林旁,小河静静流淌,是远离喧嚣的恬然。未闻人语,难觅炊烟,深山孤村一片寂静,寂静得让人有些不安。

“咳咳!天赐啊。”

木屋顶端悬挂着七八张残缺的蛛网,灰色蛛丝拉下,随风轻轻晃动,木床上积满污浊灰尘,被子陈旧泛黄,三两处污渍如水波荡漾成圈,极惹人眼,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。矮胖男子身子发颤,双手往下撑床,艰难地支起身子,盖在额头的湿布已干,悄然滑落。这一动仿佛耗尽了他最后一丝精力,只瞧他双目深陷,涣散无采,有些发黑的面庞挂着一道道衰老的皱纹,几处脓疮如妖艳的彼岸花一般不合时宜地绽放着,散出令人作呕的恶臭。

少年清秀的面庞笼上一许苍白,眉宇间是一股浓浓的无助与哀伤,心下不忍,跨出的步子却是生生顿住,砰地一声跪倒在地,颤声道:“爹,孩儿在这里。”

男子靠着床头微微挪了一下矮胖的身躯,气若游丝:“天赐啊,答应爹一件事好吗?”

张天赐使劲点了点头:“爹,您说。”

男子目光微沉,陷入了回忆。云州张氏,地方修真世家,张光成却是一个异类,自幼不喜修行,道行低微。在他二十岁时,一个极为厉害的仇家杀上门来,一夜之间张家百余口生命被屠戮殆尽。那时,他新婚不久,携妻子到占城探望岳父岳母,恰好躲过了大难。后得闻噩耗,他自是大为吃惊,念妻子有孕在身,不能犯险,他忙委托岳父岳母代为照顾,星夜回奔云州。待见昔日人烟落尽,阁楼已作断壁残垣,他痛不欲生,四处打探,却是无从寻觅仇人踪迹。

浩土修真,神鬼莫测,十月后,他自知力量微薄,身遭灭门之仇,却连仇人姓名都不能知晓,更是心灰意冷,便取道回占城。那时,孩子出生不久,他心中总算多了些念想,只盼为张家延续最后一道血脉。其后两年,他不是没有用心打听,可一切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,待得发现儿子患了怪病,不能修行,他心如死灰,完全断了报仇念想。只道上天惩罚自己,又过一年,妻子重病逝去,他这才幡然悔悟,尤恨这么多年没有好好珍惜,对修行以及修士不由得极为憎恨,只乞求苍天垂怜,不要让张家断子绝孙。

张光成缓缓别过头来,语气无力:“天赐,爹知道你不死心,可是,浩土修行,水深莫测,你一个小孩子贸然踏进,恐有性命之险,爹希望你平平安安地活下去,做个普通人,为张家保全一丝血脉。”

张天赐身子一颤,清澈的目光顿时黯了下去。他自幼得了一种怪病:丹田不能聚气。在这崇尚修行、弱肉强食的浩土,得这种病意味着要做一个平凡人,一个任凭欺压、苟活偷生的平凡人。也许他可以谨言慎行,小心翼翼,去换取一席喘息之地,抑或欺骗自己,自求其乐。然而终究不能,十四岁那年,一位云游四方的白衣修士点燃了他心中行将熄灭的星火。

“孩子,你天性聪明,举一反三,对道门法诀领悟甚快,虽然怪病缠身,暂时不能修行,可是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只要你心中仍有希望,一切都会有转机的,相识即是有缘,我就传你些强身健体的法诀。”

三年以来,张天赐不曾灰心一分,瞒着张光成,与王天英一道夜夜研习修士所传法诀,虽然还不算是踏入修行,两个人却是欣喜若狂,勤奋不已。他兀自回味着修士的勉励之语,内心挣扎难断,时而抗拒,时而无奈:道长所言当不为假,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希望,为何爹定要让我放弃?难道拥有抵御灾难的力量不好吗?可是,爹,从不曾要求我做过什么,难道真要答应?他徐徐抬起头,清目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,难掩心中不甘:“爹,孩儿当真要这样吗?”

张光成语气哀婉:“做个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好的,爹也是为了你好。这些事,你就当是命中注定的罢,张家只剩你一脉了,爹不想你步入那险恶的修真世界,只盼你平安无事,就当求你罢!”

张天赐内心不住抗拒,越是无力:做个普通人当真好吗?呵呵,让命运束缚,也许也是一种活法罢。星火灭尽,整个天空仿佛塌了下来,一个将死之人恳求,又如何能够拒绝。

“也许这就是命运罢。”张天赐脸色绝望,宛若死灰,“好罢。”

张光成心下也是无奈,为了延续家族香火,也只好委屈张天赐了。他一阵急剧咳嗽,撑声道:“天赐,你是个孝顺的孩子,瘟疫蔓延,你福大活到现在,一直陪伴着爹,这最后一段路,就让爹自己走下去罢,往后,要好好照顾自己,凡事多忍让。”

张天赐心下一恸,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,却见张光成艰难挥了挥手,虽是伤心,亦只得徐徐退出门外。

“我们两个也不知是哪来的好运,侥幸活了下来,反正留在这里也无益处,还是走罢,干粮我带好了,都是干净的。”少年身形挺拔,剑眉星目,扬了扬手中的小包袱,蓦然一叹,“咦!说不定,和我们修习的功法有关。”

张天赐伸手拭去眼角泪水,举目远眺,苦涩笼上心头:“天英,我都不知道该往哪去了。”

王天英轻拍了一下他肩头,双眼放光:“瘟疫横行,去罗浮山当是安全。”

张天赐神色犹豫:爹不是叫我要远离那些修真世界吗?可是,瘟疫未除,四下皆险,也只能去那里了。当下勉强点了下头。

王天英举目远望西北,剑眉飞扬,英姿焕发,一扫连日晦气,胸中生出一股豪迈:“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,从今以后,便是我兄弟二人闯荡天涯,天赐,振作起来!”语罢两人各自杵着一根五尺长的粗黑木棍,踏上未知的路途。

道元一百五十年五月初,游光异兽出南山,占城突发瘟疫,一个月内十室九空,户丁尽绝,竟无人收敛。王家村离占城十余里,医疗落后,疫病波及,惨烈尤甚,当真是“六角千山鸟飞绝,八人万径人迹灭”。也许是上天眷顾,也许是修士法诀,总之,张天赐与王天英是大难不死,幸运地活了下来。只是,王家村再也不适合呆下去,便在王天英的提议下,二人取道向西,投奔罗浮山。

罗浮山乃修真大派紫阳门辖下仙府,这瘟疫荼毒百里,凡人难挡,想来也只有仙家妙法大显神通,驱毒治病。两人对修行世界略有耳闻,自知紫阳门便是最好的去处。

穷极天际,道路茫茫,阴霾密布,沉闷压抑,五月的阳光不知藏往何方,清冷的山风肆虐荒野,让人瑟瑟发抖。虽有强身健体之法,半月不知肉之味,只尝稀米和清汤,又有瘟疫在旁,再睹人间惨景,竟难有一个晚上好眠,铁打的身躯也是熬不下来。才过十里,两人已是上气不接下气,昂首远望,终点却在云海深处,脚下的路还是得一步一步走。

“天赐,休息下吧。”王天英躬起身躯,费力抹去额头汗水,杵着木棍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张天赐上山心愿没有他强,点了下头停足缓气,四下打量,只瞧山野空荡,不见一个人影,北方远处,依稀可觅城墙轮廓。月前,那曾是一片繁花似锦,而今,却如一座死城,冷风凄凄,仿佛无数的怨魂哀嚎,瘆得人心发慌。这便是瘟疫的力量,凡人无力,除了指望仙人拯救,又还能有几个法子:他心里不住思量。

“想什么呢?”王天英脸色红润了些,笑着递过一块大圆饼。

张天赐伸手接过干裂的圆饼,却是没有捉急吃下去,斜眼瞧向王天英,只见他手中正拿着一小块,刚咬掉小口,整张饼总共两份,自己的多了,他的当然只能少些。于是他哼了一声,佯装发怒:“你又让我,来换过,我吃不了这么多。”

王天英不以为意,呵呵笑道:“给你吃就吃,话忒多了些,我最近饭量不好,再说你守张叔多日,也该多补些力气了。”

张天赐也不多言,咬了一口,暗道:天英待我一直很好,总是为我作想,怕我吃亏,如今,王家村只剩我们两人了,更要相互扶持,只盼什么时候我也能好好帮他。

两人吃完干粮,就着草地,盘起身子,将法诀练习起来。这法诀,两人已经苦修了三年,对各处关键均是烂熟于心,不多时,便恢复了八分力气。

王天英心中疑云盘旋,久久不散:“天赐,你说我们活下来与这法诀有没有关系?”

张天赐也是疑惑难解:“我也奇怪,道长曾说我丹田难以聚气,不能修行,却能修习这法诀,也不知道是何缘故。再说这次瘟疫,我们虽说不是完全免除威胁,小心翼翼,倒也是活了下来。”

“也许,到了罗浮山,一切都可以揭开了。”王天英心生向往,神色期盼。

张天赐目光突黯,短叹一口气,附和道:“也许罢。”

“你今天有点奇怪?自从屋子出来,便很不对劲。”王天英瞪大眼睛仔细盯着张天赐,似乎想看出一些端倪。

张天赐强作笑脸:“没有啦,你想得忒多了。”

“那最好,走罢。”王天英当先阔步踏出,张天赐眼神忽然一黯,兀自摇了摇头,跟了上去。

仙尘碎梦

仙尘碎梦

  • 评分:7
  • 简述:仙侠奇缘
  • 字数:121274
  • 作者:总是很迷糊

世上先有七情六欲、百态人生,而后有千叶…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生活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